我的父亲

 

李保林

 

 

正值盐山中学百年校庆之际,不由想起了我已故的父亲。忆念我的父亲——子不言父名讳:李广顺,不禁心潮澎湃。

 

   父亲是一名辛勤的园丁,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,曾在盐中担任副校长、班主任、任课教师多年。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四年了,可我一直不敢提笔,害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值此百年校庆之际,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,鼓足勇气,写一下我善良、敬业的父亲。谨以此文,借之平台寄托哀思,缅怀他老人家。

盐山中学80届四十四班毕业照(前排右五为李广顺老师)

01

父亲敬业爱校如家,虽在领导岗位工作,但他从没落下一节课,总是把自己的所学倾心传递给每一位学生,一心扑到工作上,像老黄牛一样,默默无闻地耕耘在校园。四十五年教龄,四十五年粉末于讲台、红烛于课桌;油灯下批改作业,整理学校内务,直到深夜,四十五年如一日。

李广顺校长珍藏的盐山中学校徽

02

父亲聪明好学,热爱学习。因家庭贫困,没有上过几年学,只有晚上在家默默的自学到深夜。1952年,县教学急需人才,公开招聘教师,因喜欢教师这个崇高的职业,立即报名参加。家离县城相距三十多公里,身体不算强壮的父亲,在考试头天下午,背着干粮步行赶到县城,因为急切,走的是满头大汗,也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,反正是汗水湿透了衣裳,但心情喜悦,精神倍增。到了县城后,经过多方打听,投奔了一家远房亲戚住下等待开考。四百多名考生参加考试,父亲以全县前十名的好成绩,得以录取,做了他老人家喜欢的工作——教书育人。任教六年后,1958年又以优异的成绩,去河北北京师院学习深造,两年后成绩优秀并留校任教。因上有老下有小等原因,1962年离开高校,回到了县中学任职、任教。

03

父亲和蔼,爱护学生。1963年有一学生因病住院治疗,他的家人都在外地,当时交通信息又都不方便,父亲带领几个学生在医院悉心照顾,一日三餐,如同对家人一样,直到他的家人到来。1967年,一名学生得了急病,父亲带领着几名老师和学生,陪学生去了医院,这名学生病情严重急需输血,当时医院条件有限,血库血液紧缺,父亲二话没说,带头为这名学生输了血。在这期间,我的父亲没有休班,照常给学生上课;当时条件差,吃饭都要限量,更谈不上什么营养品来滋补身体。几天后,学生家长得知情况,从各家各户讨来一筐鸡蛋,赶着小拉车送来以表谢意,在众老师们的劝说下和学生家长的央求下,留下了一枚鸡蛋。父亲和另一名教师拯救了一条生命和一名人才,后来这名学生在区某单位任领导职务。到如今,这名学生已过古稀,但他的身体里仍然奔流着父亲的血。父亲的和善,视学生如家人的故事不胜枚举。   

04

父亲之愿,得以传承。父亲热爱教师这个崇高的职业,希望也能传承下去。父亲的好学精神,影响了下一代人,孩子们受老人的熏陶,勤奋好学。有人继承了他的事业,做了一名园丁;有人读了研究生,在单位默默无闻的工作;有的开了小作坊,低调做人,诚实守信。孩子们继承了老人家勤俭好学的家风,用勤劳的双手去打拼着一片天。   

老人家留下的书藉(马恩列思毛的著作和时事政治书刊),我茶余饭后,总去阅读一下,去了解一下老人的执着理念和信仰以及不忘初心的使命。每次读后,使我泪湿衣襟,让我顿开茅塞,更加读懂了我的父亲!